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偷拍的情结
偷拍的情结
我非常爱我的妻子。结婚十多年的妻子已经不能说是年轻,但她在我心中的美丽却一如当初。在黑暗中,她的女体仿佛有某种光泽,我整夜都想和她粘在一起
  然而,感情是双方的事。妻子对我的激情很少有回应。想和在别室睡的她做爱,也被她事先准备好的理由,如疲劳、如孩子拒绝。那时的我,产生偷拍妻子的害羞的身姿的办法。
  我明白这是不道德的事。可是,如果不那样做,二人的关系说不定会更早的破裂。在一个人闷闷不能入睡的夜晚,一边看着录像中的妻子,一边自慰,以此来完成对妻子的占有。
  我拍摄了洗澡、换衣、做爱的带子,全部大概有60个以上。那些的映像,让我更爱我的妻子:向前弯腰,缩拢、打开的胯股之间,嘴唇含着阴茎……那里映现了的一个一个的身姿,都可爱的不得了。
  对于未婚和新婚的各位,这肯定是不易理解的感情。确实,年轻是万能的。
  即使我,也不可能讨厌年轻的女性。但是,结婚以后,丈夫一次次的示爱,而妻子一次次的拒绝,这种反差,应该有原因的吧。
  如果恋爱期间中出现这种问题,另觅一个女友就可以。可是,如果两人举行婚礼,组成了家庭,有了孩子……另觅新欢就很不理智。你必须对自己的选择,长期的作出爱情的努力,同时需要久久的忍耐力。
  为妻子不回应我的事,一直苦恼着。我感到自己对她来说,不过是心情好时的一个「工具」。解决之道?我一直没弄明白。
  妻子对与我的做爱那么消极,应是她过去的经历造成的影响。随着偷拍的进行,这一点越来越明晰。
  知道我在妻子心目中还有地位的时候,我被极大的快乐包围了。可是,这个烦恼去,那个烦恼来,更严重、更困难的问题随之出现了。也曾想过如果完全不知妻子的过去,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,但是,一切已经不能回头。
  这里要讲的,对许多人来说,不过是听听故事而已。但对当事人,我却是如此的烦恼。只自己不失足,自己的妻子和恋人不要紧的……但是,真的那样吗?
  这是我成长的代价吧,作为丈夫的我期盼的爱情究竟是什么?到现在也没有找到答案。
  ************
  偷拍睡着的妻子,在十年前的事了。结婚后我们有了孩子,为了记录孩子一步步的成长,我们购买了摄影机。
  那个夜晚,天气非常闷热。为了担心影响妻子的健康,我们的房间切断了冷气设备的电源,仅仅开着纱窗,一台小风扇缓慢的转动着。
  工作到很晚的我,过了下午10点才下班。推开门,进入客厅的时候,猛地想起到自己还没吃晚饭。
  妻子亲手做的菜放置在桌子上面,盖上了盖子。她已经与孩子一起,在榻榻米上睡着了,——精力十足的孩子给了她很大的压力。「我回来了。」我小声打着招呼,不过,没有人回答。
  那年夏天的妻子,穿着用西式睡衣改成的大一号T恤、旧的木棉小型的布拉吉。睡觉不老实的她,每晚都有好几次翻身,春光外泄是很经常的事。
  婚后第4年左右,已产生了夫妻冷淡的苗头。她大部分的关心都转向孩子,作为先生的我被丢在一边。每次求爱,也总被她事先准备好的这个那个的理由搪塞。最近一段时间,一个月我们也难得有1次的性生活。
  孩子出生之后,妻子就与孩子一个房间,我在另外的房间独守空房。实在不能忍耐时,就用手淫来发泄欲望。对于总是推三阻四的妻子,不满的情绪在心头滋长着。
  这次我又来到了妻子的卧室,一动不动地俯视着熟睡的妻子:她身上只有无袖衫和短裤,毫无防备。突然决定:我要把这个拍下来。其实从买了摄影机的时候,我就一直在寻找这样的机会。
  回到自己房间,快速地脱去领带,裤子,衬衫,只剩下了内衣。从下了决心开始,阴茎就变得发硬。从书架里取出了摄影机,返回了客厅。
  装修时,采用隔扇隔开客厅和卧室的方法,来获取更宽广的使用空间,当然我们也需要很好的通风来减少冷气设备的使用。
  我先从妻子的面部开始:微微张开的双唇,斜上露出的双臂……都出现着在荧光灯下。毫无防备的姿势!可是性器官和乳房都被遮住,怎么才能拍到呢?
  年轻时的妻子,非常小心地处理着体毛。据她说要定期的用镊子拔出,当然她体毛颜色很浅,没有处理手臂和脚的胎毛的必要。
  可是,从35岁左右,就停止了处理,一直任其自然。举起双手的话,从腋窝下可以看见特别鲜明的草木繁茂处。
  「夏季,如果其他的人看到了,怎么办?」
  我那样询问过,不过,得到的是「不穿透明的衣服」的轻描淡写的回答。
  有被看到的危险也不剃,仅仅是嫌麻烦,还是有其他的理由没说?不过,我能猜到妻子的内心一二。
  那是数年前,与妻子一起乘坐电车的事。事假日,我们出去游玩,同时也拜访了我们的朋友的。二人都是T恤加牛仔裤,妻子的毛(发),已经成为自然的状态。
  车内虽然是拥挤不堪,但是也有上下客的缓冲。在车厢内妻子和我相隔了数米,妻子在门边的二人架的座位面前,攥住着吊环,我在稍微里头的四人架的座位旁边,站着看袖珍本。
  偶然举眼看了看妻子,正好注意到坐在她前面的座位的20岁左右的学生,一个男人,好像正一动不动地凝视她握住吊环的手臂附近。
  明亮的颜色的短袖的衣服,手臂向上抬着的话,不同的角度下能够有所发现了,我自己有几次那样的经验。
  青年,是从刚才就开始凝视着妻子的毛(发)的。因为T恤是白色,里头肯定明亮,看得清清楚楚。外表看来有着清纯风貌的他,迅速地低下眼,不过,马上又聚焦了那个点。
  我的心脏开始兴奋地,为年轻的男人的眼,也为着我妻子的露出。
  斜后面的我最初有想:妻子是不是没注意到?她一直像在青年的头顶看外边的风景的样子,不过,有时也把视线悄悄转向着男人的脸。看来即使她明白被窥视,也不会改变姿势。
  站台到了,青年下了电车离开,这次妻子坐在了他的位置,和我互相看了一眼。也许是心理作用,我感觉到她发烧了的脸颊和湿润了的瞳孔。我对她报以微笑:还是,不是喜欢露出的吗?
  我没有马上问妻子。后来试探着,妻子却没有反应,我只好继续装糊涂。
  妻子的凌乱的身体,引发了我不一般的兴奋,小心翼翼的不发出声音,移动到她的脚下。短裤做得相当宽松,与腿间有间隙,可以看见大腿的根儿。
  这个样子,没有超短裙那样直入云霄,不过,在对方不发现的情况下,窥视着女人认为很安全的地方,这样的感觉,非常是美妙。只要在胸口的布上搭上手指,轻轻地举起,就可以看见奶头。
  睡姿很不淑女的妻子,双腿的角度相当宽广,约60度,好象故意做出这个样子。如果被其他的男人看了这样的身姿,怎么办?窗只是纱窗,帘子也没被打开。
  无袖衫无法完全保护美胸,一个露出,一个深藏。妻子的乳头,有的凉,有的热,不过,不论是否兴奋,它们总是挺立着。做爱时,我更喜欢将它们握在掌心。
  高级公寓有10层,我们住在4楼。这里是郊外,沿着河边。因为房间的墙不是与其他的家庭共有,夜里没有伤脑筋的杂声,当然更没有不必要的争端了。
  妻子睡的日本式房间,离地有约2米高的框格窗。外边,是一个小阳台。眼下,数十米宽的河一直扩展到小路旁边,对岸零星排列着几栋建筑物。
  河的这边是纯粹的住宅街,不过,既有独幢楼房式民房和公寓,又有很多银行大厦般的建筑物。车站,就在那个方向,过了那边的渡桥就是我的家。
  熟睡的妻子,身体与窗平行,从外边当然不能窥探到内衣里。可是,如果使用了双筒望远镜,那么胸的膨胀和大腿的根儿,就确实看到了。
  这里是4层,没有来往路人从外边窥视的担心。同时,由于河的间隔和宽阔形成心理上的安全感,特别是在夏天,妻子对来自外部的视线是毫无注意的。
  向一侧试着移动妻子的短裤的胯布的部分。白白的内裤覆盖着阴阜的部分,尽头又和网袜重叠,——没有妻子觉醒的迹象。
  我以种种的角度对妻子进行了拍摄:脸的侧面、胸的突起、奶头的挺立、从脚下的仰角试着瞄准胯股之间、从上方拍摄全身……也试验了阳台的角度和其他偏僻的地方。
  脱去她的衣服,绳索在肉体上缠绕……单单想想,阴茎禁不住快要走火了。
  可是,孩子还在旁边,当然无法在妻子身上变为现实。
  从内裤上面沿着阴唇的凸起轻轻地试着抚摩,即使隔着薄薄的布料,也能体会到阴毛和阴唇的鲜活。同时,妻子的体温好像也在升高。真是好可爱的人,我越来越喜欢她了。
  妻子,仍旧微张双唇继续沉睡着。我一狠心抓住内裤边,偷偷地向上抬起。
  镜头对准了白白的皮肤上,卷着旋涡的阴毛。总觉得这是潜入别人家,偷看陌生夫人的阴部一样的心情。
  回过来考虑,如果自己的妻子,被从阳台侵入的陌生男人,被这样子……自己也明白,这个想法是邪念,但给我的兴奋非常:从刚才的心开始大跳,到现在内裤前端濡湿,是快要入迷的那种。
  妻子身体的皮肤很白,不过,大腿之间的色素相对较深。不仅仅说是性器官本身,从会阴到肛门,都是如此:有的略带黑色,有的深棕色。
  妻子婚前的男友,我不是很了解。只有一次,她喝醉了,谈论了一些。那时听来,他好象在这方面有着相当的技术。
  珠玉在前,自己都感到笨手笨脚,当然就自惭形秽了。不过,清醒后的妻子再也没提起这个话题。
  她是怎样被那个男人教导,开发了的?此后,进步到了某种程度的我,在做爱前试着对妻子做了诱导性的审讯,不过,她怎么也不坦白。
  可是,在卧室里妻子的身体反应,让我确信她是在跟那个男人之间,有过类似露出的游戏吧。后来事实证明,我的猜测很接近事实。
  初次的偷拍,妻子的阴部并没濡湿。干干的大阴唇,恰好闭上着口,堵住了里面所有的秘密。也不能太用力地抬起内裤,被她注意到压迫感也不成。
  于是,我决定放下,隔衣从上面凹凸处试着刺激。食指以非常轻的力度,慢慢地上下移动。考虑到如果她突然醒来,无法解释摄影机,我把它藏回到我的房间。
  再次返回,坐在妻子旁边,从短裤上面慢慢地抚摩。如果直接用舌头……虽然这么想,但是要脱掉短裤舔噬阴部,这太冒险了。
  最初是从周围慢慢地、慢慢地接触,逐渐用指腹试着摩擦阴蒂中心,不过,几乎没有反应。再一次把手放在短裤边上,直接打算看看阴部的时候,妻子翻了个身。
  心脏几乎跳出嗓子眼,过了好久,终于重新鼓起勇气。这次从屁股上尝试,不过,手指无法到达阴蒂周边。虽然也试着触摸屁股的另外一个洞,但是隔靴搔痒还是感到有点欠缺。
  最近的妻子睡眠很浅,听呼吸快要觉醒了。我不出声的快速地返回客厅,开始吃饭。为了平静性奋,想过先在自己的房间里射出,不过,一旦被妻子发现,解释起来很麻烦。
  放在微波炉加热着变冷了的菜,不一会,妻子起来了,象睁不开眼一样地打着招呼:「现在才回来?」
  「a,工作很多……」
  说着话,我返回客厅,小心地观察着妻子的侧面,不过,什么异常也没有。
  ************
  以上,就是我的初次的偷拍体验,没有任何的波澜。不过,终究是跨出了第一步,还是很兴奋的。在接下来的几个夏天里,又尝试过几次,可是,总觉得是妻子是清醒的。
  不着内衣只着T恤的照片占有1张,还有1次我拍摄了穿着小型的睡衣的妻子,那一次,我把她的睡衣一直卷到尽头,拉开内裤,露出了美丽的阴毛。
  有过妻子突然醒来,和我亲热的时候,也有过瞠目结舌、不知所措的时候。
  当然,这些拍摄的录像,我都趁妻子和孩子出门时复制成VHS带子,深夜用它来手淫享受。
  想看女性的害羞的身姿,这样的愿望,最初可能我内心就有的吧。从这次开始的数十次的偷拍体验,不断的发现妻子与其他的女性的不同。一切,从这个夜晚开始。
  【完】